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- 亚眠战役|战地1亚眠怎么玩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【薦讀】大時代中的六代知識分子,你最認可哪一代?
2019-10-08 14:26:33


知識分子的命運,關乎著民族的命運。


隨著晚清以后的政治秩序?;?,傳統知識分子賴以安身立命的價值體系徹底崩潰,這意味著知識分子素來信奉的整套價值系統全面瓦解,知識分子由此面臨著重新尋找自身價值和意義的問題。


居廟堂之高的向上通路已被切斷,退避至象牙塔亦不能了卻天下事,走上十字街頭更有沾染鮮血的危險,面對這進退維谷的困境,知識分子在“仕”與“士”之間游移,歷史的脈搏牽動著他們的命運浮沉。


何謂大時代?魯迅在《而已集》中有言,“并不一定指可以由此得生,而也可以由此得死”“不是死,就是生,這才是大時代”。


對于知識分子來說,這樣的大時代有四個:先秦、魏晉、明末清初和20世紀。


在這些大時代中,整個社會面臨著巨大的轉型,知識分子的思想和人格不僅與外部環境發生著激烈的沖突,自身內部也面臨著巨大的矛盾。


從曾國藩、張之洞、杜亞泉、梁漱溟,到沈從文、巴金、史鐵生、王小波,六代知識分子的更替,見證了新與舊、東與西、傳統與現代的接續,折射出現代中國的思想變遷。


魯迅、胡適與林語堂等人,在危難與變革并存之際的選擇,讓我們得以窺見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。


對于知識分子的關注和研究,更能讓我們了解中國的過去的一百多年,以及了解中國的未來。


《安身立命:大時代中的知識人》正是這樣一本書。


許紀霖  著   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

許紀霖


讀完下面的文摘精選,或許,接受過高等教育,自認算是一名“知識分子”的你,會對自己有種更深刻的認知。



【精彩文摘】


二十世紀中國六代知識分子


20世紀的中國知識分子,不是一代人,而是幾代人。更確切地說,在整個20世紀中國,總共有六代知識分子。以1949年作為中界,可以分為前三代和后三代,即晚清一代、五四一代、后五四一代和“十七年”一代、“文革”一代和“后文革”一代。


無論是前三代還是后三代,都有自己的歷史中軸,那就是五四和“文革”。對歷史中軸的理解,成為理解前后三代知識分子的關鍵問題。五四和“文革”,不僅是一個簡單的歷史事件,而且是一種知識的和心態的分水嶺,以一種什么樣的閱歷和身份經歷它們,足以區分幾代不同的知識分子。所謂的代溝,也往往通過重大的歷史事件而得以明晰。


最初出現在20世紀中國舞臺上的,是晚清一代知識分子:康有為、梁啟超、嚴復、章太炎、蔡元培、王國維等人。


蔡元培


他們大多出生于1865—1880年間,早年受過系統、良好的國學訓練,有傳統的功名,但為變法圖強之故,已經十分重視西學的價值,但那些新知多是從東鄰日本轉手而來,常常顯得一知半解。從骨子來說,這一代人的思想模式不外乎“中體西用”。


盡管如此,他們畢竟是跨世紀的一代,既是中國歷史上最末一代士大夫,又是新知識、新思想、新時代的先驅。他們中的一些佼佼者,如“筆鋒常帶情感”的梁任公,影響了整整一代五四知識分子。


1915年以后,新的一代知識分子崛起了。像魯迅、胡適、陳獨秀、李大釗、梁漱溟、陳寅恪、周作人這代人,大多出生于1880—1895年之間,是中國第一代現代意義上的知識分子。


魯迅


胡適


之所以說第一代,是因為他們不再走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士大夫老路,在新的社會結構中已經有了自己的獨立職業,比如教授、報人、編輯、作家等,而且在知識結構上,雖然幼年也誦過四書五經,但基本是在不中不西、又中又西的洋學堂中得到的教育,后來又大都放洋日本或歐美留學,對西方文化有比較完整的、直接的認知。


這是開創現代中國新知識范型的一代人,但在文化心態、道德模式等方面依然保存著中國傳統的不少特點。


到30—40年代,又一代知識分子開始嶄露頭角。用殷海光(編者注:我國著名的邏輯學家、哲學家)先生的話說,可以稱之為后五四知識分子。


這代人實際上分為前后兩批,前一批出生于1895—1910年之間,他們在求學期間直接經歷過五四運動的洗禮,是五四中的學生輩(五四知識分子屬于師長輩),這代人大都有留學歐美的經歷,有很好的專業訓練。


如果說晚清與五四兩代人在知識結構上都是通人,很難用一個什么“家”加以界定的話,那么這代知識分子則是知識分工相當明確的專家,比如哲學家馮友蘭、賀麟,歷史學家傅斯年、顧頡剛,政治學家羅隆基,社會學家潘光旦、費孝通,文學家朱自清、聞一多、巴金、冰心等即是。


費孝通


前兩代人是文化精英,主要靠社會影響出名,而這代人的聲望主要局限在知識圈內。


五四一代開創了新知識范型之后,后五四一代做出了一系列成功的范例,30—40年代中國文學和學術的高峰主要是這代人的貢獻。


后五四一代中的后一批人出生要晚一些,基本在1910—1930年之間,他們在求學時代接受了五四以后新知識和新文化完整的熏陶,后來一連串的政治運動耽誤了他們整整30年光陰,直到80年代以后步入中晚年,才煥發出學術的青春。


1949年以后,五四和后五四兩代知識分子接受思想改造,相當長一段時期是由“十七年”一代(1949—1966年)知識分子唱的主角。


巴金


這代人出生于1930—1945年之間,其知識底色受到《聯共(布)黨史簡明教程》影響極大,帶有濃郁的意識形態色彩。


由于反復強調與過去的資產階級學術決裂,他們在知識傳統上成為無根的一代。這代人在馬克思主義的框架中致力于學術研究,一直試圖建立馬克思主義的學術規范。但如同上代人一樣,他們的文學和學術生命被連綿不絕的政治運動所打斷。


鐘南山


對于這一切,其中的一些人在1976年以后有比較深刻的反思,開始在馬克思主義的框架中吸取西方優秀的文化成果,是思想解放運動的主要參與者,直接影響了下一代人的思想成長。


到80年代中期的“文化熱”,新一代知識分子崛起。


這是“文革”一代人,他們大多出生于1945—1960年之間,早年有過紅衛兵與上山下鄉的經歷,通過自學和恢復高考,具備了再度面向西方、兼容并蓄的文化目光。


史鐵生


陳丹青


他們以西方最新的文學和學術成果為參照和比照,開始致力于新一輪的思想啟蒙和知識范型的開拓。這代人的知識是開放、多元和博雜的,目前已逐漸成為知識界的中堅。


20世紀中國的最后一代是“后文革”一代知識分子。


這代人出生在1960年以后,在他們的心靈之中,“文革”基本上沒有什么烙印,思想解放運動也印象平平。而“文革”一代知識分子擔綱的“文化熱”卻賦予了他們早年的人格底蘊。


幸運的是,無論是留學西洋,還是在國內攻讀碩士、博士學位,這代人都受過系統的專業訓練,是又一輪的專家型學者,在上兩輩學者指導下,他們目前所做的新知識范型的闡釋工作,已經有了一些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果。


西湖大學校長施一公


到21世紀,中國文學或學術假如有可能形成新一輪高峰的話,這代知識分子將是頗有希望的主角。


通過上述對20世紀中國六代知識分子極為粗略的描述,我們可以發現,在前三代與后三代之中,有一種有趣的歷史輪回現象,或者說某種可比擬性。


以新知識結構為例,第一代是過渡,第二代是開拓,第三代是陳述。


類似的可比擬性還體現在知識分子的安身立命方面。一般說來,知識分子的安身立命可以表現為三種不同的人生關懷:社會(政治)關懷、文化(價值)關懷和知識(專業)關懷。


這是三種不同層面的人生關懷,有著由顯到隱、由外向內、由入世到出世的區別。


作為任何一代和任何一個知識分子,這三種關懷都是有可能而且有必要同時具備的。


然而,因為社會環境、時代風氣和士人心態的不同,不同時代的知識分子往往會側重于某個層面。


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顏寧


對于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而言,大致來說,第一代(晚清和“十七年”兩代人)更多的是社會關懷,他們處于一個社會結構轉變的前夜,考慮的重心是如何實現社會政治體制變革,因此政治意識比較強烈。


而第二代(五四和“文革”兩代人)更多的是文化關懷,他們對文化價值和道德重建的關心要超過對社會政治本身的關心,因此特別重視文化啟蒙的工作,五四新文化運動和“文化熱”都產生于第二代,并非歷史的偶合。


而第三代(后五四與“后文革”兩代人)相對來說知識的關懷更多一些,他們已經注意到文學或學術自身的獨立價值,不是在意識形態或文化價值的意義上,而是在文學或知識自身的立場上思考各種問題,因此第三代社會的、文化的貢獻遠遠不及前輩,但其知識的貢獻卻不可限量。



來源:讀嘉新聞 編輯:劉艷陽 責任編輯:沈秀紅

马赛与亚眠历史交战: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